Browsing: 润美

在我出国前两个月,父亲的一个老朋友跟我说:我有兄妹俩两个学生在美国,我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你,万一你到美国可以去找他们。可是直到我出国,他都没有给我他学生的任何信息,而我也始终没有找他要,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我会不会去美国。

她听了一声惊呼:妈呀!我也在那个店做过,那个店以前很忙很忙,有一次她在店里上班突然头晕,就跟老东西请假回宿舍休息,老东西倒是很爽快就答应了,但她刚回宿舍不久,这个老淫棍穿着大裤衩光着膀子就进来了。。。

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跳下来吗?因为那是个让人想飞的地方,那里,人人上去都会有想飞的冲动,那里,人人都想变作会飞的鸟,那里,是一个真正自由的天空!

老板是科班出身的大师傅,他亲自教我抓码,我上手很快,一天下来就也学得差不多了,老板同时列出了详细的清单贴在墙上,让我有些菜想不起来时照着抓,刚开始还相安无事,那小子还装着挺照顾我的,我不忙的时候学着翻锅,他还会过来指点一下。

我刚刚停好自行车,拿了外卖正要往公寓大门走,从公寓黑漆漆的送货通道里突然窜出两个人高马大的家伙,迅速挡住了我的路,其中一个拿着一把足有半尺长的匕首,眼睛凶狠地瞪着我,挥挥匕首要我把外卖交出来

日子过得很快,一下子就两个多月过去了,我从一个生手打杂送外卖,变成了老板离不开的熟手打杂送外卖,第二个月起,老板还给我加了五十元工资,我每天都在上班,而下班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十一点,下班后,最大的娱乐是数钱

陆师傅真是个好人,他一点不嫌弃我完全是个生手,手把手地把我要干的活用很短时间就教会了,我的工作是煮饭(不好意思,第一锅饭被我煮糊了),切菜、切肉、切鸡,酱肉、酱虾,烤肉、炸鸡翅还有炒饭,当然还有其他的杂活,总而言之,只要眼里有活都是活,很累但快乐着!

打开门一看,就傻眼了,这哪里是什么房间,顶多算一个空间吧,空间里有一张床,一边紧紧地贴着隔离板,床的宽度就是一个枕头的宽度,剩下的空间宽度跟所谓的床一样,抬头一看,天花板倒是挺高的,但隔间的高度只比我人高一点,可能还不到两公尺,上面罩着铁丝网,手一伸就可以碰到。

我们上了火车,心中的一块巨石才放下来,我们即带着胜利大逃亡的兴奋,又带着对未来完全无法确定的仓惶与不安,熬过了三个多小时的乐不可支,终于在惶惶慌慌的火车声中到达了纽约。

不对,我突然感觉不对劲,一回头发现菲律宾那哥们在看着我们跑,恰好那哥们是平时对我们最友善的一位,我赶紧喊前面两位兄弟:你们别跑,走路不要跑!两位兄弟听到了,马上就慢下来开始走路,我再一回头,菲律宾人还在看着我们,两位没有走的兄弟,站在最高层的甲板上正朝着我们挥手,我鼻子一酸,也朝他们挥了一下手,再无顾虑扭头就往前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