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owsing: 长岛日志

恰好Uber这个贱人也开始犯贱,我凉了Uber一个多月,Uber每个礼拜给我的奖励都会羞羞答答地多一点点,但碰到Lyft发骚奖励不错,所以我根本就懒得理Uber,这个星期Uber周头的奖励终于又回升到两百,两百是底线,油价那么贵,指标性奖励不升反跌,那有这样的道理,一个多月下来,Uber通过我这个账号少挣了万把块,Uber这个贱人就是欠操啊!接下来的这个礼拜,好好操Uber !

我曾经是一个玩二十一点的高手,经常逢赌必赢,二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去康州的金屎大赌场,那时我在康州一个餐馆刚打了两天的工,身上带了两天的薪水加两天的小费一共380元,那一个晚上花不到四个小时,我在二十一点赌桌上赢了超过两万五千美元。

现在各行各业都不景气,每天一个价的油价,毫无疑问将进一步拖垮美国的经济,过去油价夏天贵冬天便宜,现在冬天都在涨价,很多人估计还没有意识到这次通货膨胀有多严重,有人也许会说冬天过去春天还会远吗,但我跟你说,只要猪党老年痴呆还在台上,美国就只有冬天一个季节!

新年大年初一,儿子第一次把他的女朋友带回了家,女朋友是在做公益活动中认识的,两个人认识两年多,互有好感,今年终于确定了关系。女孩是学医的,出生于知书达理的家庭,长得斯斯文文亭亭玉立甜甜美美,对儿子是言听计从千依百顺,特别招人喜欢

这年头,活着,就已经是万幸,钱不钱财不财真的没有那么重要,开Uber的朋友,大家都悠着点,不要太幸苦,一定要休息好,不要疲劳驾驶,活下来,才能看到贼偷政府、包子政府完蛋,这是人类历史的大变局时代。。。

大郭经过一波三折终于回到了美国,其实今年四月份的时候,他就买了机票要回美,结果被拦在了登机口,说是绿卡一年多没有回美,按规定不能登机!大郭据理力争:我一家都在美国,我回去还要报税!但都不能说服机场工作人员,航空公司就是不让他登机!结果大郭只好灰溜溜地打车回家

黑命贵可能是消防局急救部门的一个主管,这货真是个大爷,整整一个半天,只听他不停地在讲,旁边还有一个工作人员专门负责听,听他声如洪钟滔滔不绝旁若无人,最后终于有一个护士急了,叫他不要再讲了,至少不要这么大声!然而这货不但没有停下来,还指着护士的鼻子骂:言论自由知道吗!最后到他出院,还嚷着要投诉护士!

话题一下变得沉重,但我立刻明白她的立场和我一样:我也讨厌CCP,美国现在就是处于战争中,而且不光是处于一场世界大战,而且处于一场很深的内战中,我希望川普总统现在就回来,如果他不能回来,美国真的要完蛋了!

冬天快要到了,政府又停止了发钱,Uber送餐的生意明显下降了很多,所以大家更要争取指标性奖励,好在去他娘的政治疫情还在,还是有很多不明真相的Uber司机离开,言下之意,开Uber还是可以继续,你问我真的有疫情吗?我只能告诉你:从川普总统被迫下台后,疫情就结束了,现在所谓的疫情,都是他娘的套路,去他妈的!